游戏

中选会惹的争端应该由中选会自己转圜

2019-05-15 00:33:2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中选会惹的争端,应该由中选会自己转圜

讲实在话,也实在不能再拖了!距离“立委”投票日不过一个多月,朝野到现在还在领投票程序上争执不下,在民主国家这还真是挺罕见的现象。据报载,明天“中选会”将带着“变通方案”,与地方县、市选委会主委沟通。

台湾中国时报今日刊载社论表示,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方向,毕竟这个争议如果持续停留在蓝绿僵持上,就只能是各行其是的“一国两制”结局,如今解铃还须系铃人,“中选会”既然惹出了这个争议,还是得回到“中选会”来解决。   重新回顾过去两周的政情,有谁是赢家呢?绿营为了包裹公投绑大选,硬是挟亲绿委员占多数的中选会,推翻已有运作经验的两阶段领投票程序,以“一阶段”取而代之。结果,蓝营也挟他们在十八县市执政的优势,坚持维持原有的两阶段领投票程序。双方各引法规,都指控对方违“宪”违法;中央这厢不惜祭出要拿刑法侦办地方选务人员,威胁取消他们的退休金,径行宣布选举无效,接管地方选委会等,这些威吓,地方县市一概都不予理会,连戒严、延选的恫吓都搬出来了;蓝营则有意重启中选会组织法的战端。双方叫阵气势愈来愈紧,谁也没留下任何余地,简单的说,就是以蛮干对抗蛮干!       社论说,一个领投票动线的争议,动机从头到尾都不是为了让“立委”选举更顺畅,蓝绿的算计全集中在是要让公投与选举绑得更紧,还是要让两者尽量脱钩,对公投的考量完全凌驾了“立委”选举。而为了这个争议,连戒严、延选的阴影都一度弥漫于台湾的上空,一堆不堪闻听的阴谋论此起彼落,一场定期举行的“立委”改选,闹成这般田地,相较已趋成熟的台湾民主历程,如何不令人感到其间的荒谬?

谁都知道,在台湾不论什么公共议题,只要扯上蓝绿,大概也等于宣布这个议题终将无解;它不可能再循理性审议的方式,寻找出合理的解决方案,而是回到赤裸裸的力量对抗。而这种对抗,永远不可能有完全的赢家,“一阶段”与“两阶段”持续对抗下去,就是这样的结果。中央祭出了各种形形色色的恫吓与威胁,但地方照样坚持两阶段到底,届时真的会演成中央接管地方选委会,或是将“两阶段”产生的选举结果直接宣布无效吗?问题若真要走到这一步,就是灾难了。       社论认为,所以问题不妨回到基本面,首先确定一个前提:是不是要让这场选举顺利办成?如果对“一阶段”、“两阶段”的坚持高过选举本身,那么这种争议与冲突只会摧毁了这场选举。如果先确定要让这场选举顺利办成,那么“领投票程序”的争议,其实可以不必无限上纲吧?       不讳言,既然公投绑选举已经势不可免,争议只在不同性质的选票要不要分阶段,还是不分阶段只分桌,形式上没有那一种模式一定是完美无瑕。有趣的是,“中选会”与国民党选了同一天在报上登广告进行宣传与反宣传。“中选会”的广告说一阶段领投票“省钱省人力、投票又秘密”,批评两阶段领投票是“流程更复杂,立场易暴露”;“中选会”知道登广告,在野的国民党当然也懂得登广告,国民党的广告说两阶段领投票“安全又可靠”,批评一阶段“混乱又危险”。两个广告都画出了路线图,也都做出了优缺点的比较,这样“各自表述”的广告,期待能得出怎样的效果?又能期待要说服谁呢?一般老百姓又能怎么表态?       所以,问题回到基本面,除了由“中选会”出面循对话与妥协的方式解决,还能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解决?“中选会”的“变通方案”能不能说服地方选委会,我们不知道,但这一切的争端都是由“中选会”挑起,也只能由中选会自己寻求转圜。如今“一阶段”、“两阶段”已经演成了对抗的符号,如果持续在名义与颜面上争执不休,问题照样无法解决。“中选会”如果真想解决问题,何妨先跳出这种名义争执,也看看地方的“变通方案”为何?双方有让有得,让这场选举顺利办成为先考量,毕竟这才是在“解决问题”,不是吗?

经络养生仪
美容仪器厂家
集成墙面十大品牌
分享到: